多次被截訪者強行送回原籍後,11月14日晚,河南鶴壁進京上訪者鞏進軍再一次被從馬家樓救濟中心“接走”,強行塞進一輛麵包車當鋪開上通往河南的高速路。次日凌晨車行至河北饒陽縣境內,他用水果刀將身邊的“保安”刺死刺傷各一名。(11月28日《南方周末》)
  上訪者鞏進軍殺死了押車的截訪者,seo毫無疑問是兩個人、兩個家庭的悲劇。本來,57歲的鶴壁市民鞏進軍,進京上訪只是為了拆遷的事情,現在殺了人將未來全毀掉了。而被他殺死的不知姓名的截訪者,連“訪友”都覺得他死得冤,“他們也是在北京生活的底層人員,都是年輕的小伙子,以後的路還有很長。聽說押運一次才能掙200元錢”。
  從錶面上看,鞏進軍將押車的截訪者刺死,是因為對方粗暴限制自己自由。在車裡,他和“訪新成屋友”們不允許被交談,甚至連上廁所都有人把守,吃東西也被禁止。而且,之前多次被截訪,都是被強行拖走塞進車裡,深夜扔在家鄉高速路口。受這樣的侵犯是很屈辱的,但他與被刺死者並沒有矛盾。甚至截訪者一直說,“等把你們都送回家了,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”。事實上,他指向的是地方政府的截訪本身。
  鞏進軍在這次被截訪前,曾憤怒地說:“今晚如果截訪者再敢抬我、打我,我非要和他們拼命。”為何他對截訪如此憤怒?很簡單,是截訪者先把上訪者當敵人看待,抬、打這些具體西裝的手段倒在其次。媒體多次報道,一些地方政府用種種手段打擊上訪者,比如某地提出“公安機關依法打擊一批,精神司法鑒定治療一批,集中辦班培訓管教一批”。信訪本是公民合法權利,如此對待上訪者,矛盾豈能不激化?
  當然,具體執行截訪任務者包括地方政府官員,並不一定都對上訪者凶神惡煞。一些地方的截訪者主動請上訪者吃飯,甚至陪他們旅游,很多地方政府為截訪花費很多錢。知名的上訪者唐慧狀告勞教委後,長期“穩控”她,阻止她上訪的鎮官員甚至給她發短信,“送上一支康乃馨……”,希望她能贏得官司,因為上訪者家庭的不幸港式飲茶,“給我們也帶來了不幸”。但不管是主動截訪還是被動截訪,地方政府都是為了將上訪者反映的問題壓住,維護當地政治社會穩定和諧形象,維護官員政績不妨礙他們升遷。
  這樣,公民的信訪之路逐漸成為驚險之旅,地方政府與上訪者成為敵對雙方,矛盾越來越趨於尖銳和激烈。上訪者鞏進軍和被他殺死的截訪者,實際上都是信訪制度的犧牲品。 □李清  (原標題:[來論]上訪者殺死截訪者豈止兩個人的悲劇)
創作者介紹

美食餐廳

fb20fbae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