掛在照片牆的打人老師照片。事件曝光後已被撤下。昨晚7時許,“老師打人”班級的孩子家長們,在當事幼兒園集中接受心理專家的心理疏導,他們也將獲得如何幫助孩子們度過被打陰影的指導。 A08-A09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高瑋4名心理專家正對照監控進行分析。昨晚,當事幼兒園外,其他家長正查看教室監控視頻。
  ■ “幼兒園多名孩童遭女老師長期毆打”追蹤
  新京報訊 針對“朝陽區一幼兒園多名學生遭女老師長期毆打”一事,北京警方及當事幼兒園昨日證實,涉事的兩名老師因毆打他人,被警方拘留。
  目前,朝陽區教委工作組正對全園12個班級展開全面調查。4名心理專家組成的獨立心理援助組,也已進駐幼兒園,分析視頻制定具體的心理疏導方案。
  新京報此前連續報道,朝陽區清苑路的一家幼兒園小班多名兒童,在一年時間里被幼兒園老師不同程度打罵。
  監控死角18名孩子挨踢
  “老師把孩子趕到監控死角打罵”、“站隊時3孩子2分鐘挨了7腳”,接連的視頻片段曝光,曾讓多名家長邊看邊哭。
  幼師打人事件曝光後,涉事班級的3名老師被警方帶走調查。昨日,涉事幼兒園負責人證實,警方通過查看相關監控,已確認劉姓老師和楊姓老師有踢打孩子行為,兩人因涉嫌毆打他人,被警方拘留。她還透露,涉事老師在監控死角打人過程中,踢了18個孩子,“幾乎每人踢了2腳。”她也承認,園方監管不足,之前已有老師發現類似苗頭。
  昨日,朝陽區教委相關負責人表示,目前區教委對幼兒園的檢查工作正全面開展,除此之外,區教委的工作組還分成12個小組,對全幼兒園12個班級進行調查,並瞭解家長們對幼兒園的態度和想法。
  專家多渠道瞭解打人者
  昨日10時,在當事幼兒園的監控室中,來自北京教育學院朝陽分院和“心之露”心理咨詢中心的四名專家,拿著筆記本,對著視頻邊看邊記錄。
  “我們通過監控錄像,和其他一些渠道對該老師的瞭解,發現這個老師管理情緒的能力較差,而人格方面又希望追求完美。雖然目的是想將孩子們教育好,但採取的教育方法卻極不可取。”一名專家說。
  隨後,四名專家來到園內會議室,討論、制定具體的心理援助方案。
  專家們表示,心理援助非常有必要,需要援助的對象不光是孩子,還有家長們和幼兒園老師。
  家長集中接受心理疏導
  昨晚7點30分,心理援助專家組將事發的小A2班的家長們聚集到一起,對當事家長進行情緒上的疏導,並指導家長如何更好地幫助孩子渡過難關。
  專家組成員之一,北京教育學院朝陽分院的專家荊女士表示,她自己也是一名3歲孩子的母親,看到視頻中的情景,“由人及己,我的心中也非常難受,相信很多家長最近情緒也比較激動,但作為家長,不要把這種負面的情緒傳遞給自己的孩子,不要讓孩子看到這樣的視頻,更不要在孩子面前模仿老師踢人的動作,這對孩子是一種二次傷害。”
  專家表示,近期將對孩子進行心理干預,“會考慮給孩子們加入繪畫治療環節,這不僅是我們獲取信息的一種手段,也可以起到心理疏導、治療的作用。”
  ■ 回應
  市教委:將檢查全市幼教師德師風
  就朝陽區某幼兒園發生的教師打孩子事件,市教委昨日回應稱,已責令朝陽區教委要進行嚴肅查處。
  “我們對這種嚴重違背師德的行為必須是零容忍的態度。”市教委表示,將對傷害兒童身心的教師堅決予以辭退,並追究舉辦者、管理者的責任。
  市教委還表示,將在全市整個幼教系統開展師德師風自查和檢查工作,同時嚴格教師準入標準,實行師德一票否決制。
  ■ 焦點
  心理專家評析打人視頻
  【畫面1】
  多名孩子被踢之後,臉上並無情緒波動。
  專家推測:被打被罵,孩子們臉上卻沒有恐懼,沒有哭訴,可見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,這種行為已經成為一種常態。
  【畫面2】
  一名穿格子襯衫的男孩由於沒站直,多次挨踢挨罵,但仍顯得漫不經心,有時會在老師面前抖腳。
  專家推測:多次挨踢之後,孩子仍然選擇這樣的方式,充分說明該老師這種教育方法的失敗。這體現出孩子的一種本能的抗拒,而在這種抗拒之中,也是有著一種對老師的潛在的恐懼。相比於嚴厲的制止,循循善誘的方式更容易讓孩子接受。
  【畫面3】
  多次喊話之後,孩子們仍然沒有站隊站成一條直線,劉老師怒吼一聲,一腳把桌子踹飛。
  專家推測:人在壓力大的情況下,不是選擇最正確的方式,而是往往選擇自己最熟悉的方式解決問題。由踢桌子這個行為可以體現出,“踢東西”已經成為該老師一種潛移默化的最自然的方式,而這種方式,或許跟該老師自己的成長環境、家庭背景等有關,她可能在她自己的家庭教育中,也是一個受害者,到現在使得她自己養成了這樣一種模式,而自己卻很難意識到。
  【畫面4】
  劉老師打開書本,用很溫柔的聲音給小朋友們講故事。
  專家推測:這裡體現出劉老師人格的兩面性。在有些時候,她在學生面前是一個溫柔的老師,但在有些時候,她卻體現出聲音尖銳、脾氣暴躁、動作粗魯的一面,這說明該老師管理情緒的能力比較差。
  ■ 對話
  “最大傷害是讓孩子覺得成人不可信”
  新京報:老師打孩子事件對孩子心理會有什麼樣的影響?
  宗春山(北京市青少年法律與心理咨詢服務中心主任、中國青少年自護教育發起人):3到4歲的兒童,正是建立依戀感的關鍵時期。出現長期毆打孩子的事情,給他們最大的傷害就是讓他們覺得成人世界不可信。他們把一個成人對自己的態度轉移到其他成人身上,包括自己的爸爸媽媽。這才是最嚴重的問題。
  新京報:對於孩子們創傷後的應激障礙,有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?
  宗春山:一個是要離開那個環境,因為孩子會對那個環境條件反射,包括那個教室、老師,做一段時間的隔離性保護。
  第二,父母要接受專業的心理干預,請一些專業的心理工作者之類。
  第三,多帶孩子做一些游戲,讓孩子慢慢找到一些發泄憤怒、發泄情緒的渠道,並鼓勵孩子表達出來,當然,是需要正向的鼓勵,要讓他們相信,爸爸媽媽是可以保護他們的。這樣孩子們是會慢慢恢復的。
  ■ 人物
  別人眼中的打人幼師
  家長曾贊其細心負責,心理專家稱其人格兩面性較突出
  打孩子事件曝光後,劉老師就被警方帶走,一直未與外界接觸,隨著事件升溫,她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,也常被人談起。新京報記者遍訪其同事、上司,以及她曾就職過的多家幼兒園、她的親人,試圖還原一個真實的劉老師。
  情緒失控之後
  如果不是4月25日那次幼兒園體能測試,孩子們被老師長期毆打的事情,或許現在仍未曝光。
  當天上午,幼兒園小班的學生都在老師的帶領下,聚集到幼兒園中半個籃球場大小的廣場上。其中就有小A2班的18名兒童,班上另外3名孩子因故沒參與體能測試。
  另一個班的幼兒教師看到,當天小A2班的表現不好。“小A2班上好幾個孩子不聽話,導致體能測試有些亂,劉老師當時就不太高興。”
  4月25日上午10點整,體能測試結束,一臉鐵青的劉老師將參與測試的18名孩子領回小A2班教室中。
  “你們太讓我失望了!”在監控錄像中,劉老師大聲說。她平舉雙手,試圖讓站成兩排的18名孩子按照她手舉的方向,站成一條直線。
  然而,有兩三名孩子並未站齊。“你們看到前面小朋友的後腦勺了嗎!站齊了嗎!看看你們的隊伍斜到哪兒去了!”劉老師大聲喊著,聲音尖銳。
  幾乎同時,劉老師朝一名穿格子衣服的男孩踢了兩腳,隨後,又朝一名穿綠衣服的男孩踢了三腳,最後又向一名男孩踢了一腳。同樣被踢飛的,還有兩張桌子。
  十多分鐘後,劉老師大聲地命令孩子們到洗手間,在那裡,是教室監控攝像頭的盲區。
  長達5分鐘的時間里,視頻里傳來劉老師的怒吼,以及孩子的尖叫。
  視頻中的這一幕,也被前來協助家長及孩子進行心理輔導的專家組專家們看在眼裡。
  “我看著這視頻,都會覺得很難受,(她)怎麼會這樣。”專家組成員之一,北京教育學院朝陽分院專家荊女士說。她的孩子也到了上幼兒園的年齡。
  在事後調查中,劉老師向調查人員承認,在衛生間的監控攝像頭盲區里,她對每個孩子都踢了兩腳。
  曾獲家長頗多好評
  然而,在打孩子事件被曝光之前,劉老師的“認真負責”,讓她獲得很多其他老師的好評。
  “我們每天要做教學筆記,她做的可以說是最好的之一,很專業,可以看出來,她把心血和熱情,都放在了幼兒教育上。”一名同事說。
  今年2月份前後,劉老師患了胃病,“常常胃疼得直不起腰”,由於當時人手緊張,劉老師堅持帶病上課,每天從早上8點,堅持到下午5點孩子放學。
  “我們多次看到劉老師,都是捂著肚子在堅持上課。”幼兒園另一名老師說。
  這也被幼兒園的校醫證實。校醫稱,劉老師在2月份和4月份的時候,胃病發作得比較厲害,曾到醫院做胃鏡的檢查。
  那段時間,在老師們一起就餐時,劉老師每天只能喝一點小米粥。“她本來可以請假的,但一直在堅持。”
  而在事發之前,小A2班的多名家長其實對劉老師也頗多好評。家長馬先生表示,在之前,劉老師對每個孩子都很細心,“我的孩子有一次發燒37度5,劉老師馬上就發現了,及時通知了家長,將孩子送去治療。”
  多名家長稱,劉老師會經常主動跟家長溝通孩子在學校里的情況,“在之前,我們覺得劉老師是挺認真負責的一個老師。”
  對家長和同事所言,心理專家表示,劉老師的行為表現,體現出其人格的兩面比較明顯突出。
  母親難以置信
  28歲的劉老師,目前還未結婚,3年前從河北來京後,一直在做幼教。
  資料顯示,她高中從河北某所教學嚴格的高中畢業後,便選擇了學前教育專業。劉老師的同事介紹,她家中經濟條件並不好,加上幼兒園老師收入偏低,因此,劉老師的生活壓力一直不小。
  劉老師的母親昨晚告訴記者,自己家共有3個孩子:2個女兒和一個小兒子。劉老師家中排行老二。
  電話中,劉老師的母親對女兒踢打孩子的事情顯得難以置信,“怎麼可能?我家的女兒一直都是個好女孩,怎麼會打孩子?”
  劉老師的母親反覆詢問,“是不是搞錯了,或者有人誤會她?”
  隨後,記者撥打劉老師父親的電話,其父親在電話里卻表示,“此事與我無關,她歸她媽媽管”,然後就掛掉了電話。
  此前,在看到相關視頻後,有心理專家推測,劉老師目前的狀況,可能與其家庭、受教育環境等情況有較大關係,“也可能是她從小受到的教育方式,被延續到了後來的孩子身上。”
  老師打孩子被調查這件事,也給其他的幼兒園老師帶來不小的衝擊,大家人心惶惶,“心理壓力太大,很多人甚至想辭職不當老師了。”
  4月30日下午,一名幼兒園老師告訴記者,她之前去老師們的宿舍中,本來試圖安慰老師們,但看到老師們抱在一起哭,她也跟著哭了。
  “我們心裡也很難過,不知道該怎麼辦,我們都是希望孩子好,現在卻是這樣的情況。”一名幼兒園老師表示。
  當事幼兒園的照片牆處,曾經貼著的劉老師照片已被人撕下。
  那張照片上,劉老師微笑著,顯得青春、幹練。
  她在照片下的寄語中寫著:“能成為孩子的良師益友,是我一生的追求。”
  ■ 追訪
  部分私立園招幼師不需資格證
  幼師招聘標準不一;業內人士坦言幼師缺口大,有時只能退而求其次
  近日,新京報連曝兩起幼兒園教師毆打幼兒事件,幼兒園對於幼師的資質要求以及幼師的心理狀態成關註焦點。
  公立園
  教委組織進行心理測試
  昨日,一名公立幼兒園負責人介紹,公立園招收幼師時,要求必須出示的資質包括教師資格證、健康證及相應學歷、專業證明材料等。
  此後,園方會對應聘者進行面試,而筆試和心理測試則由區教委統一組織,其中,心理測試涉及性格、行為習慣等諸多內容。如果應聘者達到要求,園方會給予3個月的試用期。在試用期內,除考查準教師們的工作態度、專業能力、協作精神外,還會關註其對孩子們的態度。
  該負責人說,曾有一名應聘者在試用期間,有試圖對園內孩子推、拽的動作,“雖然她心裡可能並不想傷害孩子,但我們認為這種習慣不好更改,說不定哪天就又對孩子不經意動手動腳了,所以就沒錄用她。”
  而當幼兒園教師真正上崗後,對教師的心理關註也是長期的。該負責人稱,園方會通過觀察教師與同事間的關係、對孩子態度的前後變化,來瞭解教師的心理狀態。
  私立園
  部分招幼師不需資格證
  記者走訪發現,相比之下,私立園在招聘老師時標準不一。
  朝陽區匯森雙語幼兒園、大地雙語幼兒園、望京親子早教幼兒園均為私立幼兒園,都表示應聘幼師需要攜帶幼師資格證,學歷必須在專科及以上。
  一名私立幼兒園負責人表示,招聘時,除了幼師資格證這一硬性指標外,還會通過問卷、瞭解原有工作經驗、試教等,以考查應聘者的教育觀,“有時還會對原單位回訪。”
  對已經正式入職的幼師,首先要進行啟蒙理念、基本教育觀等方面的培訓。之後的工作中,也會分階段進行師德教育,“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。”該負責人說,除了定期審核培訓,園內還會針對不同教師所處的程度,進行分層次的培訓。
  隨後,記者又以應聘者的身份詢問了另三家幼兒園負責人,其中,陽光藝術幼兒園和飛思童趣國際教育表示如果做配班老師(輔助帶班老師)的話,可以沒有幼師資格證,主要是看有沒有經驗。“只需要帶著簡歷來面試就行了。”陽光藝術幼兒園的何老師說。
  在58同城等網站上,招聘幼師的要求也不盡相同。較為嚴格的幼兒園在招聘條件中註明需要幼師資格證、普通話證、健康證等,同時要求為心理學和幼兒教育相關專業畢業。但也有一些幼兒園的招聘信息中專業不限、學歷不限,未標明資質要求等。
  業內人士
  “一師難求”致標準降低
  一名從事幼兒教育行業30多年的教育工作者表示,目前北京幼兒教師缺口極大,可謂“一師難求”,“全北京約有10萬待入幼兒園的兒童,但幼兒教師僅有約8000名左右,當幼兒教師工資低,幹活兒累,很多人不願意乾,我們經常招不到老師,所以有時候只能退而求其次。”
  據新華社報道,北京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鐘傑認為,“不是學了幼教專業就一定能夠當幼師,有某些人格障礙的人並不適合從事這項工作。”
  專家建議應進行篩選篩查,選擇符合職業倫理要求的教師進入幼教行業,並及時對教師進行心理輔導和訓練。同時通過行業協會等方式,與政府部門監管互補,一方面對教師的資質進行規範與認定,使不符合行業倫理者離開教師隊伍,另一方面,完善幼教在職業上合理訴求的表達渠道,從側面減少因對職業不滿引起的對幼兒的傷害。
  A08-A09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易方興 許路陽 黃穎 實習生 何永霞  (原標題:兩名幼師涉嫌打學生被警方拘留)
創作者介紹

美食餐廳

fb20fbae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